Photography

去年从广州途径东莞回深时,接到电话,便做停顿,与友同游。到家之后发现摩西正在睡觉,抱着自己像个饭团。

 

参加完少数派(原煮机网)线下沙龙后,意识到webOS的时代已彻底过去;心血来潮,便有了这写手机静物的出现。运用了数字尾巴上让人闻风丧当的小台灯魔法。

 

一些参加展会,或随意在街上的抓拍。想让我拍人,真的太难了

 

家中的猫🐈已经是生活的一部分。最大的好处是:有了猫之后蟑螂文字都几乎绝迹;但坏处是,猫仔看文字非的时候,头像在看着空气转来转去,而自己什么都”看不到”(假装一下)。

 

几年来几乎每年的春季,都会约上三五好友、他背上小佳能,我背上索尼大法,来到华农偷拍。

偶尔也会找找阳光,找找多肉、装装小文艺。

发表评论